中国民营文化产业商会  >  产业动态  
电商法来了,我们可以期待什么?退押金不再难了!

电商法来了,我们可以期待什么

导读:2019年1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这是中国首部电子商务领域的综合性法律,针对舆论关注的个人代购、刷单、大数据杀熟、捆绑搭售等都作了规定。从法律文本走向法治实践的过程中,人们对电商法充满期待。

退押金不再难了

□ 徐建辉

近年来电商行业在迎来大发展、大繁荣的同时,也出现了泥沙俱下的混乱状况。欺诈、虚假宣传、以次充好、刷单杀熟等问题层出不穷,这让广大消费者深感困扰、深受其害,往往轻者破财、重者还会造成人身安全和健康损害。不仅如此,电商乱象的肆虐和蔓延,也严重扰乱了电商业良性发展秩序,破坏了电商业诚信交易环境。

由此可见,网上少数唯利是图的无良商家就是害群之马,各种电商乱象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它们不仅是消费者之敌,也是电商业之害,必须除之而后快。应当说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电商法应运而生。

对于这段时间引发热议的ofo小黄车押金难退问题,刚刚生效的电商法就给出了解决办法。该法明确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按照约定向消费者收取押金的,应当明示押金退还的方式、程序,不得对押金退还设置不合理条件”。“消费者申请退还押金,符合押金退还条件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及时退还”。而对于出现难退、不退以及限退等种种问题的,电商法也有规定:“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除此之外,电商法对人们关心的刷单杀熟、捆绑搭售、微商代购等问题均作出规范,对违法违规行为设定了处罚措施,尤其是对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更是不遗余力,不但严格要求平台及商家履行主体责任,还规定了最高达200万元的处罚标准,堪称力度空前。

法立于上则俗成于下。电商法的出台与实施,开启了电商法治元年,相信随着这部法规的全面落地,会使很多过去困扰人们的电商顽疾迎刃而解,也一定能为人们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法治电商新天地。

电商人先学电商法

□ 舒心萍

对于电商法的实施,相信众多从事电商经营的电商人未必都知晓电商法的内容和具体要求,这就需要从事电商经营的个人、企业,坐下来好好研读一下电商法的内容和具体规定,先给自己普普法,知道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才能不碰触法律红线。

电商法既然已经实施,一切有关电商经营的活动就都将纳入到电商法的规范之内,依法操作,才能确保经营安全以及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障。比如,那些长期通过微信、网络直播等方式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者也都涵盖在电商法之内,都需要依法进行登记,而不是继续游离于电商法之外。

电商法对于一些特殊的情况也作了明确的规定。比如,个人销售自产的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或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则无须登记。这就体现出了电商法的“宽严相济”和对“小零散”电商经营者的人文照顾。

希望广大电商人,以电商法实施为契机,自觉规范经营行为,不搞顶风违规的事,不做打擦边球的事,从而以自身的守法实践,推动我国电商市场更加有序竞争、规范发展。

非法代购风光不再

□ 朱 丹

电商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从事跨境电子商务,应当遵守进出口监督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和有关规定。也就是说,以代购为业者属于“电子商务经营者”,也需要进行登记和纳税,这无疑给代购行业造成了影响,因此,一些代购者选择暂停业务,保持观望,而另一些代购者则投机取巧,用英文在朋友圈发布信息,继续开展代购业务。

这种行为无异于掩耳盗铃,违反电商法相关规定。因此,应该积极采取具体措施,打击和治理非法代购等违法行为,一方面加强普法宣传,提升电商法的知晓度,引导代购商家进行登记和纳税,守法经营。另一方面,加强执法,对于一些投机取巧的代购者,应该依法严惩,不能让非法代购者心存侥幸。同时,要发挥社会监督作用,鼓励消费者积极监督举报,共同重建电商秩序,维护法治尊严和消费者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全文

17部门联合亮剑:29项文化市场失信联合惩戒措施与你息息相关

文章转自:文化产业评论(whcypl)

文化和旅游部等17家单位将对文化市场

严重违法失信主体及有关人员实施联合惩戒

为加快建立以信用监管为核心的监管制度,推进文化市场信用体系建设,建立健全文化市场领域失信联合惩戒机制,近日,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文化和旅游部、中央宣传部、市场监管总局等17家单位联合签署了《关于对文化市场领域严重违法失信市场主体及有关人员开展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

近年来,为维护文化市场秩序,深化文化市场“放管服”改革,文化和旅游部坚持市场培育与监管并重,立足于新时代文化市场发展的新形势,不断强化信用监管。此次《备忘录》的出台,与2018年6月文化和旅游部修订实施的《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文旅市发〔2018〕30号)实现了有效衔接。

《备忘录》明确了联合惩戒对象为根据《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因严重违法失信被列入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的市场主体及有关人员,包括从事营业性演出、娱乐场所、艺术品、互联网上网服务、网络文化等经营活动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及其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

根据《备忘录》规定,各相关单位将对联合惩戒对象采取一种或多种惩戒措施,主要包括限制或禁止享受优惠政策、参与评优表彰;将相关失信信息作为市场准入、行政许可、融资信贷、就职任职的重要参考;对严重违法失信市场主体及有关人员提高日常监督检查频次等,共23项跨部门联合惩戒措施。

据了解,随着《备忘录》的印发实施,文化和旅游领域已有《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和《关于对文化市场领域严重违法失信市场主体及有关人员开展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旅游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试行)》和《关于对旅游领域严重失信相关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初步形成了“黑名单+备忘录”的信用监管机制,有利于提高市场管理和服务水平,促进文化和旅游市场高质量发展。


政策回顾

这些《备忘录》与你息息相关

近年来,为贯彻落实《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 》和《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在2007年成立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际联席会议基础上,对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进行调整,并由国家发改委、中国人民银行牵头,建立了部际联动的联合奖惩制度,初步建立起“发起-响应-反馈”机制。

据相关资料显示:截止目前,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单位已签署信用联合奖惩合作备忘录37个,制定联合奖惩措施100多项,延伸至慈善捐赠、婚姻登记、家政服务、公共资源交易、旅游、医闹、科研、政府采购、知识产权、社保、会计、文化市场等领域,仅2018年出台的各项奖惩《备忘录》就多达15个。

△2018年全国奖惩备忘录统计表

综合上表可见,在2018年出台的15个奖惩《备忘录》中,涉及到文化和旅游专项联合惩戒的有2个,跨部门联合惩戒涉及文化和旅游(含文物)的有5个,跨部门联合惩戒涉及新闻出版和广电部门的有5个。同时,从联合惩戒对象中不难发现,文化和旅游相关市场主体和从业者皆是关注的重点对象。

与联合惩戒《备忘录》相对应还有黑名单管理配套制度。2017年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和规范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红名单”和“黑名单”制度),2018年1月发改委进一步下发了贯彻落实的细则,随后文化和旅游部等多个部委出台了名单管理的相关文件。

△2018年全国名单管理文件统计表

从表格可以清晰的发现,在2018年全国正式出台的8个名单管理文件中,仅文化和旅游部门就占2个。同时,文化产业评论在梳理时还发现,目前还有相当数量的名单管理文件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与之相比,文化和旅游领域显然是走在了前列。


惩戒对象

这5类市场主体需要提高警惕

根据《备忘录》明确:联合惩戒对象为因严重违法失信被列入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的市场主体及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主要包括从事营业性演出、娱乐场所、艺术品、互联网上网服务、网络文化等经营活动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文化市场主体“概念:

文化市场主体一般是指各类文化市场经营单位。在我国,传统文化市场主体一般包括演出业、图书报刊业、广播影视业、娱乐业、音像业、艺术品经营业、网络文化业、文物拍卖业、文化旅游业等门类。因此,文化市场可以划分为演出市场、娱乐市场、音像市场、网络文化市场、电影市场、书报刊市场、艺术品市场、文物市场等多种类型。

文化市场经营单位是指经文化市场行政部门审批或备案并领取相关许可或备案文件的、从事文化经营和文化服务活动的机构。按照现行的行业统计制度,文化市场经营单位统计范围包括:娱乐场所和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非公有制艺术表演团体、非公有制艺术表演场馆、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艺术品经营机构和演出经纪机构。

根据我国有关文化市场法律法规,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平台受理领域违法行为主要包括六类文化经营活动:营业性演出活动;歌舞娱乐和游艺娱乐等场所经营活动;艺术品经营活动;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活动、互联网音乐、互联网游戏、网络表演、互联网动漫文化活动;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管理的其他文化经营活动。

据原国家文化部公布的2016-2017年度全国文化市场十大案件和103个重大案件显示,2017年全国文化市场查办的重大案件,主要涉及娱乐、演出、艺术品、上网服务、网络表演、网络游戏、文物、广播电视、互联网视听、出版物等市场门类。其中,网络表演、网络游戏、网络动漫等网络文化领域案件占到一半。此外,在营业性演出市场领域,个别公司擅自从事营业性演出门票销售,以假唱欺骗观众等行为也屡见不鲜。

同时,截止2018年底,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门户网站先后发布了十批共计4274个失信主体,其中包括1666个法人主体和2608个自然人主体。从行业集中度来看,1666个法人主体涵盖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在内的30个行业。其中,营业性演出活动、娱乐等场所经营活动、艺术品经营活动、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活动和网络文化活动不同程度成为重灾区。


惩戒门槛

4种情形稍有不慎即会中招

《备忘录》明确,文化市场主体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受到行政处罚或者未经许可从事文化市场经营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将文化市场主体及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列入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管理:

(一)擅自从事文化市场经营活动,造成重大事故或恶劣社会影响的。由此可见,列入黑名单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有严重违法情形。如,未经许可擅自从事涉外、涉港澳台营业性演出业务,或未经许可擅自举办涉外、涉港澳台营业性演出活动的;或在营业性演出活动中以假唱、囤票或其他手段欺骗观众、恶意炒作、操纵市场,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或因未达到消防安全等要求的演出场所擅自开展经营活动,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

(二)受到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或者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吊销许可证行政处罚的。此情形主要是指,被文化行政部门或者文化市场综合机构处罚后,仍然继续经营的,属于严重违法情形,作出第二次处罚后,直接列入黑名单。对此,《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娱乐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等均规定,被吊销许可证的经营主体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5年内不得再次担任该行业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

(三)因欺骗、故意隐匿、伪造变造材料等不正当手段取得的许可证、批准文件被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撤销的,或者伪造、变造许可证、批准文件证据确凿的。

(四)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其他应当列入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的情形。对此,《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等文化市场法规规章,都明确规定文化产品不得含有禁止内容。将含有禁止内容且社会危害严重的文化产品列入黑名单并予公布,目的是通过立规矩、明底线、信用约束,督促经营者将违规文化产品主动定向清除,强化行业自律,增强监管效能,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净化市场环境。


惩戒措施

29条戒律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然而,近年来随着国家各大部门陆续出台了各类黑名单管理办法和有关失信惩戒的文件,很多文化市场主体并不以为然,对国家出台的这类文件,置之不理,依然我行我素。针对上述四种情形,《备忘录》明确规定了29条、涉及17个部门的联合惩治措施。

△文化和旅游部6项惩戒措施

△7部门23项联合惩戒措施


实施方式

坚持失信惩戒与信用修复“两手抓”

《备忘录》明确了联合惩戒的实施方式:文化和旅游部负责建立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管理制度,向社会统一发布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并通过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向参与失信联合惩戒的各有关部门定期提供,同时依法依规在中国文化市场网、“信用中国”网站、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网站公布。

各有关部门获取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后,根据本备忘录约定的内容实施惩戒措施,并按照实际情况将联合惩戒措施的实施情况通过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联合奖惩子系统反馈至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实现了“一家拉黑,多家响应”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如某个市场主体或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被吊销经营许可证,相关违规和失信记录会及时录入全国联网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数据库,在全国各地办理证照都会受到限制,且17个相关部门皆会结合对应措施将其列入惩戒备忘录。

再如,某人拥有多家不同类型的企业或从事多项市场经营活动,但因金融失范被列入黑名单后,会直接影响其他经营活动的信誉度,甚至造成连锁效应。

那么,如果被列入了黑名单,是不是就表示没有机会翻身了呢?当然不是。《备忘录》明确,对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实施动态管理,文化市场主体及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列入期满后,依程序从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中予以移除,黑名单记录在电子档案中长期保存。文化和旅游部在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中及时更新全国文化市场黑名单信息,各有关部门依据各自法定职责,按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实施或解除惩戒措施。

“祸莫大于无信”。尽管对严重失信行为予以信用惩戒是题中之义,但对已接受失信惩戒的失信者进行信用修复同样不可或缺。根据《文化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试行) 》第十一条明确:经营主体被列入黑名单满5年的,由列入机关组织监督检查,未发现在列入期间有违反文化市场有关法规规章行为的,移出黑名单并予公布。

惩戒只是一种手段,其目的不仅是让当事人付出惨痛代价,及时改正其行为,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能够“三思而后行”,切勿以身试法。国务院早在印发“社会诚信建设指导意见”时,就注意到了信用修复的重要性,将其与失信惩戒作为社会诚信建设的两个重要抓手,提出了要建立健全包括信用纠错修复、自新修复、主动修复等具体内容的信用修复机制和主体权益保护机制。

强调对失信者接受信用惩戒后进行信用修复,不失为引导诚信风尚的一剂良方,它能够让失信者在接受信用惩戒后获得修复自身信用的机会。如此,失信惩戒和信用修复才能相得益彰地释放出助力社会诚信建设的强大正能量。

连续10年产销量世界第一 如何看待汽车销量首现负增长

2018年,我国汽车销量虽然蝉联全球第一,但28年来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行业主要经济效益指标增速趋缓,增幅回落。不过,抛开产销量数据,汽车产业仍有可圈可点之处。比如,自主品牌集中度不断提升,智能网联、共享出行、自动驾驶、汽车服务业等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蓬勃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迅速,等等。长期来看,我国汽车保有量远未达到发达国家水平,汽车业发展仍有较大空间

1月14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了2018年度汽车产销数据。数据显示,2018年汽车工业总体运行平稳,受政策和宏观经济因素的影响,产销量低于年初预期,全年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同比下降4.16%和2.76%。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陈士华表示,从2018年度数据来看,我国汽车销量连续十年蝉联全球第一,但28年来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

多因素致销量下滑

陈士华表示,2018年我国汽车产业面临较大压力,产销增速低于年初预期,行业主要经济效益指标增速趋缓,增幅回落。

他介绍说,我国汽车销量在2001年至2010年间快速增长,年均增速24%。2010年至2018年有所回落,年均增速5.7%。2018年的负增长,是1990年以来首次出现销量负增长。

“2018年,汽车销售2808万台,比上年下降了80万台。”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说,2018年月销售基本维持7年销售环比走势,但呈现销量增长下滑趋势。“2018年汽车销量下滑,与宏观因素和市场因素都有关系。一方面,GDP缓降、经济结构延续分化趋势、投资和消费双下降、中美贸易摩擦、房地产去库存;另一方面,受政策透支、二手车销售波动、第六阶段排放标准实施,以及消费升级等因素影响,汽车销售受到了一定压力。”许海东说。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2018年汽车销量负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二三线及中西部市场,尤其是北方市场严重低迷,消费信心不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助理研究员周毅表示,去年12月份汽车产销最终没能超预期发展,各种车型销量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这是2017年购置税优惠提前释放购车需求、高增长基数、经济增速放缓及中美贸易摩擦阴影下不确定性等多因素叠加造成的。

他表示,没必要对此过分恐慌,从历史数据来看,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汽车销量增长率曾经历过三次大幅下滑,之后便因各种政策或其他因素影响快速反弹,呈现出较有规律的周期性波动。

“抛开汽车产销量数据,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周毅总结说,2018年汽车自主品牌集中度不断提升,智能网联、共享出行、自动驾驶技术、汽车服务业等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蓬勃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整车制造和汽车零部件产业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大力开拓海外市场,这些均体现出汽车产业的高质量发展特征。

新能源车仍受追捧

2018年下半年,在乘用车市场销售普遍低迷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仍然受到热捧,销量节节走高。

数据显示,2018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7万辆和125.6万辆,比上年分别增长59.9%和61.7%。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8.6万辆和98.4万辆,比上年分别增长47.9%和50.8%;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8.3万辆和27.1万辆,比上年分别增长122%和118%;燃料电池汽车产销均完成1527辆。

据了解,工信部正在抓紧制定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进一步缓解了补贴降低的影响,总的原则是在确保2021年补贴全部退出后,产业不发生大的波动,分阶段释放退坡所带来的压力。

“在政策和资本双轮驱动下,2018年的增长是意料之内的。”北京新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彦敏说。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王耀表示,只要补贴靴子没有落地,这种增长还是会持续下去。但政策落地后,根据每年的波动情况,产销量可能会下降。从经验来看,我国占有全球一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市场,2019年市场还会有20%至30%的增长。

车市低迷恐将延续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19)”上,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2018年汽车产业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出现市场下滑,但长期向好的发展前景没有变,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仍然保持了良好势头。

新的一年,汽车行业仍有来自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1月8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2019年将制定出台促进汽车消费措施。由于其发言提到从城市进入农村、鼓励农民消费等,业内猜测“汽车下乡”政策或将重启。

周毅表示,短期来看,国家已经开始着手制定政策鼓励汽车消费,预计2019年会有一定程度的反弹。长期来看,中国每千人汽车保有量才140多台,尚不及美国的五分之一,远未达到发达国家水平,汽车业发展仍有较大空间,需深化“放管服”改革,为车企提供良好发展环境,鼓励企业自身压缩成本、提升服务水平,为消费者带来质优价廉的好产品。

许海东认为,2019年三线以下城市消费能力下降,低端SUV受波及大。预计2019年销量将与2018年持平,总销量2810万台左右,其中乘用车2370万台,商用车440万台。

崔东树说,对2019年预期是汽车零增长、乘用车1%增长。2019年上半年情况仍将极其艰难,并且随着国六排放标准的实施,车市可能会走入谷底,然后逐步调整过来。此外,随着未来市场进一步收紧,汽车行业很可能要经历一轮优胜劣汰,行业整合在所难免,低端产品很难在消费升级趋势下生存,车企必须尽快转型升级,早日迈向中高端,形成新的竞争优势。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表示,2019年市场竞争将更为激烈、压力剧增,自主品牌的日子会更难过。但是,从另一角度来看,也要有信心,如此庞大的市场,总会需要整合和“洗牌”,专心主业的车企一定会脱颖而出。

“车企要从始至终坚持把产品做好。”师建华表示,吉利、长城、广汽等自主品牌,正是因为产品优质,才赢得了市场,树立了口碑。 (记者 刘 瑾)